随想 (2009-10-01 14:20)

昨天的新叶

静静飘落

沉默的我们

渐行渐远

秋天的云 (2008-12-28 13:58)

碧空下,有朵秋天的云

轻盈,纯净,遥不可及

我只能看着——看着

看着她随风而去

看着她渐行渐远

直到暮色降临

我仍不肯离去

静静地,守望一片星空

那里,有朵秋天的云

远去的她,似曾回首……

擦肩而过 (2008-11-22 14:43)

晨曦中

我们来去匆匆

斜阳下

我们聚了又散

只为那一瞬间的

擦肩而过?

远方的上方 (2008-10-16 20:51)

远方的上方

是一片澄明

是静静的华丽

没有开始

也没有结束

是永恒的沉寂

大学第一天 (2008-09-07 21:43)

今天,是我大学生活的第一天——从凌晨两点半开始。

校园太大,转几圈就累得不行。

师兄们很热情,帮了我们不少忙,相当感激。

学校电子阅览室的电脑上网很便宜,就是速度有点慢……

……

有思 (2008-06-05 21:43)

高三,高中就在这一片混乱中匆匆结束了。所有那些都已化为渐行渐远的回忆,将会在岁月的流逝中缓缓飘散,零落。到最后恐怕只剩下一些模糊的片段,凝固的点滴。再回首时也许就只能空叹岁月无情,往事如烟了。

1

一阵烟雾,弥漫在

——路上

是今晨的——刚起

是昨夜的——未散

还是,

夜——未——央?

2

静静,独坐窗前

昨天——

那些笑容

那些话语

都已不再

不再有

——昨天

甚至,那些悲苦

那些无奈

昨天,不再

雾中风景 (2008-04-27 15:15)

消散的

不是薄雾

是昨夜的

风笛曲

凋谢的

不是樱花

是黑色的

天鹅羽

走与停

去与

走进夏夜 (2008-04-13 17:42)

走进夏夜

沉默,伫立

提一盏小灯

只照见你的心

看它的流动

听它的呓语

清风,徐至.

融化 (2008-03-09 19:52)

那晚的雪

融化了

是水

渗入泥土

是细流

千百年后

流出

是清泉

无声,无尽

无题(2008-03-02 22:03)

我的心,是那

星空下一个寂静的湖

偶尔拂过的微风

鼓起细碎的波纹

暗流在深处涌动

小舟的残片上长满水草

成了鱼儿们嬉戏的殿堂

我的心,是那

湖岸边一棵孤独的草

深褐的根向泥土延伸

融进无底的幽暗

在永恒的静默中守望

然后干枯,悄悄离去

吝啬地什么都不留下

我的心,是那

草叶上一滴晶莹的露

降临于静静的秋夜

斟满透明的哀愁

在一片冷寂中沉醉

轻轻颤抖着,闪烁的

是昨夜灿烂的星光

天空(2008-02-22 20:48)

残阳,走了

留下沉重的叹息

月亮,尚未出现

它还在犹豫

还在等待

还在山的那边

还在山的那边

静静倾听

我轻轻的呼唤

终于,它来了

温柔地洒下

那借来的晶光,却

总被浮云遮蔽

然而,几个星星

从云缝里漏出

尽管,如此暗淡

如此暗淡

挽歌(2008-02-22 20:41)

碧澈的泪滴

缓缓滑下,跌落在

寂寥的暗夜星空

惊起碧波一潭

化做挽歌声声

落雪(2008-02-03 22:33)

漫天的雪花飘——飘——飘

“这雪能洗去多少尘埃啊。”她说。

“雪还能消除许多喧嚣。”我说,“希望这不是雪给我们最后的道别。”

“一定不是的!至少,雪还再我们心中。”

我们心中的雪,应该是纯洁无暇的。

纯洁无暇的......

无题(2008-01-19 20:30)

1

麦地边枯草起伏

树林里残叶摇晃

梦中花开,悄悄

化作轻盈的雪

一朵朵,一片片

告别星月的冷寂

倾心泥土的沉思

缓缓飘下——飘下。

2

听,那里的雪

在低语

看,那里的雪

在徘徊

那里——那里的雪

迟疑着

像是找寻

又,像是等待

3

我们走了,远了

留下那几棵苍老的梧桐

在路边苦苦张望:

还会回来么?

4

鸟儿回来的日子

天会很蓝

但它不堪重负,累了

停在路边的灌木丛中

梳理它漂亮的羽毛

不愿再飞。累了,累了

天不会蓝!

5

一小群孩子,

走过麦田,

走到海边,

走进云端。

走来走去,

那样孤单。

6

我们抛弃了很多

同时,也被抛弃

7

如果可能

我愿把自己埋葬

在寂寞的荒野

8

远远

欲言又止

......

匆匆

忘了回头

9

起伏不定的时间的海

小海龟游到岸边,悄悄地

从浪花间探出脑袋

借着新月的光,东张西望

10

一只迷途的蚂蚁

匆匆爬到残叶下

——躲避这春雨

11

天边一朵微云

它俯瞰原野

四处寻找

寻找那小村庄

那炊烟缕缕

那鸟啼声声

向晚(2008-01-06 16:26)

深秋,日落

天将暮

树,守在路旁

路,不见发端

没有尽头

远处,她

默默地

踽踽而行

晚风,萧萧

云边,一雁

耕耘(2008-01-01 14:26)

它,低着头

拖着身后

沉重的犁

一行行翻开

早春厚实的土

掩盖了

深深的蹄印

掩盖了

新出的草

年迈的鞭子

时时扬起

驱赶它,向前——

向前,它低着头

前方,还很远......

雪,还在下(2008-01-01 13:52)

梦的田野里

雪还在下

一切喧闹都沉默了

连星星和月亮也隐去了

只留下雪

只留下雪

只留下雪,还在夜的风中

飘舞,翻飞,徐徐地落

落在熟睡的村庄里

一层又一层

压在心的枯枝上

吱吱地响......

暮雪(2007-12-02 20:52)

暮雪

风轻舞

雪飞扬

小村暮色初降

柴门外

积雪上

隐隐屐印几行

(2007-12-02 20:13)

独立河畔

于这残秋的寒夜

冷寂的月高挂着

依然静静诉说远古的神话

尽管它早已

不再遥远,不再神秘

周围雾气渐厚渐浓

梦一般地流动

对岸成片的树林

沉入另一个世界

没了一丝影子

远处桥面上

整齐的路灯,悬在半空

消了光芒,模糊昏黄

忽而,河面上

“哗啦”一声

是鱼儿

越出了水吧

(2007-12-02 19:45)

秋踏着稳重的步伐,来了。

微阴的天空中太阳整天躲在云层后,没了踪影。黒色的鸟儿三五成群地逆着北方来的风,欢叫着,嬉闹着。枯叶渐渐飘落,有的躺在地面上,有的搭在枯草间,有的吊在残缺的蛛网上,留下黝黑的枝叉与瑟瑟的秋风默语。村庄外几个农人在收割完稻子后略显空旷的田野里为播麦而准备着。铿锵而孤单的拖拉机声,传得很远,很远。村庄里那几只鸟儿唧唧地叫着,飞来飞去。

邂逅(2007-11-25 17:18)

深秋

那个黄昏

我在林子里

徘徊

轻风

送来一片枫叶

托在手中,细细端详

干枯,几乎发脆

棱骨,依然分明

又一阵风过

它,蝶儿般

再度飞起

我一阵惋惜

但,没有伸手

任它在风中轻飏

融入一片金黄

金黄的落叶

金黄的斜晖

静默——依旧。

无题(2007-11-25 17:09)

冬夜

残星几点

北风微寒

最后一片枯叶

悄然飞离顶枝

轻扬——轻扬

无声地飘落

然后静静等待

等待在黎明前

披上白霜

无题(2007-10-14 17:46)

1

她的眼神失掉了往日的澄澈

——淡淡的哀愁中夹杂着丝丝迷茫

也许那泓秋水

在黎明前醉心于天边的残星

而不慎滑入满是萤火虫幽谷

从此

拒绝了朝阳

2

无奈的现实

在绝望的叹息声中

狠狠地

叩击着灵魂

3

我愿做一朵晶莹的雪花

在静静的冬夜里

缓缓飘向洁白的大地

4

在今天将要结束时

我疲惫地闭上双眼

在不安的睡梦中

等待下一个“今天”的到来

5

飞鸟已尽

暮霭已至

但孤独的心灵

却找不到

回家的路

6

聒噪的人声

打碎了宁静

惊走了

那只漂亮的

白色鸟

7

也许花将开

也许树将绿

但我仍要离去

为寻找

我心中的夜

8

静静地,

静静地,听

外面

有风吹过。

夜,

在浮动。

9

是欢笑么?

不,

是悲泣吧!

10

思想的海上,

扬起朵朵浪花.

却,

只是这样,

茫茫一片么?

记行(2007-09-16 20:04)

午睡起来,已是四点多,屋子里很闷,回想起午睡时那些不愉快的梦,心中不胜烦躁,于是泡了杯清茶,喝罢就像往常一样,只身一人走向村子西边淮河岸上的那片林子。

路上没有一丝风,刚从厚密的云层中钻出的太阳正释放着它的余威。偶尔有耐不住这沉闷的喜鹊在满是枯叶的林中扑棱着翅膀,有时还发出鸣叫,仿佛是在呼朋引伴,却少有回应。稻田里的稻子都静静地站着,低着半黄的稻穗,很累似的。林子中长着很高的蒿草,有一条踩出的小道穿过这草丛,曲曲折折地伸向远方,最终消失在一条自然冲刷形成的不是很深的峡谷旁。

穿过那峡谷后,隔着树林和草丛,隐约地看见我以前常走的路旁有人在地里劳作,为了不打扰他们,我只能尝试着钻过面前这很少有人走过长满蒿草的树林,直接到达河边了。

我小心翼翼地在深草丛中穿行,前方不时传来被我惊起的小动物四处窜动的声音,树上的枯叶偶尔有一片缓缓飘落,落在将枯的草叶上,发出极柔软的声音。直挺的树干是苍灰色的满是裂纹的树皮,仿佛是古代士兵身披的厚重的铠甲。

钻出草丛就是河岸了。昏黄的夕阳斜照在缓缓地翻着滚,打着旋儿静静流淌着的河水上,撒下一片闪烁的亮光。河对岸是成群的牛羊,模糊地听见牛羊的叫声和人们的谈话声。

我独自一人踏着脚下松软的沙土,漫步在这静静的河边,不禁想起幼时我们在这里玩耍的情景,然而他们现在大都各奔东西,也许只有我有这份闲情,来享受这难得的宁静了。

走着走着,夕阳渐渐下沉,远方在暮霭中渐渐变得模糊,对岸的牛羊陆陆续续地回家了。河中的渔船下完网后也缓缓地靠了岸。

带着几分留恋,我轻轻地踏上了归程.

树林中几只喜鹊却在此时聚到了一起,欢快地叫着,跳着。

伤鹰(2007-09-09 19:23)

初冬冰冷的雨伴着冰冷的风在灰白的荒原上弥漫开来,雨幕模糊了它无力的双眼,雨水打湿了它忍着剧痛无力地扇动着的巨翅。

冰寒的雨水渗进它那还在流血的伤口,冷却了殷红的热血和伤口中被肌肉包裹着还散发着余热的弹头。

刺骨的寒冷和一阵阵剧痛向它袭来,它的呼吸越来越微弱,它的视线越来越模糊,它无力的翅膀越来越难以支撑那硕大的身躯。

眩晕之中,它感到自己正缓缓下落。迷蒙之中,它似乎看到远方山颠之上它的王国,作为天空中勇猛而孤傲的斗士,它本不该就此化作尘土。

突然,它昂起高贵的头颅,眼中发出慑人的光,它迎着厚密的云层,一次次向高空冲击。

它忘记了疼痛,忘记了寒冷;任凭鲜血从伤口迸出,任凭雨水冲刷渐渐冰冷的身躯。

它要飞,要高飞。它要刺穿雨幕,它要冲破云层。

它要投向炽烈的太阳,投向永恒的——沉寂。

几句话(2007-06-20 17:02)

1。不要违背自己的本性,不要掩盖自己的天赋,也不要放弃你的信念----不要出卖你的灵魂。

2。心净则孤照独明,心纯则万境皆清

3。当一个人同妨碍他生活的事物进行斗争时,他的生活便比什么都更加充实,更有意义。再斗争中苦闷无聊的时刻就会不知不觉地飞驰而去。

雨后的傍晚(2007-06-20 15:34)

雨后的傍晚,

为了逃离喧嚣,

我独自一人,

沿着曲折起伏的田间小道,

走向河边的那片树林。

在这个多雨的季节,

花香已逝;

但泥土和绿叶的气息,

却是如此的纯清、自然,

沁人心脾。

脚下松软的青草叶,

沾满了晶莹的水珠;

各种各样的小生灵们,

在这里来回跳动,

有的还发出明快的叫声。

清新而凉爽的微风中,

伴着树叶的

“哗啦、哗啦”

布谷鸟在树枝上唱道:

“阿公阿婆,栽禾插田;阿公阿婆,栽禾插田。”

河水泛着波纹,

安静地流淌着;

对岸的水鸟们,

时而起飞、降落、闲庭信步,

像群优雅的舞者;

时而高叫、低吟、窃窃私语,

又像群忧郁的歌者。

``````

不知不觉间夜幕渐渐降临,

我不得不沿着曲折起伏的田间小道,

返向喧嚣;

回来后才发现,

鞋已湿透;

但,

我并没去换。

我最喜欢的季节是冬(2007-06-18 18:33)

我最喜欢的季节是冬,因为冬是宁静的,深沉的,当然也是美丽的。

我喜欢在冬天飘着小雪的傍晚,独自一人站在家门口,看那轻盈的雪花飘落在纯洁辽阔的田野。去沉思,去遐想,去享受那份清新的宁静,那份惬意的孤独。

我喜欢在冬天有风的晴日,漫步在离家不远的淮河岸边。踏在松软细腻的沙土上,看那青绿的水草在清澈的河水中悠然浮动;看那成群结队的水鸟在河中沙洲上愉悦地嬉戏,在水面上闲适地游动,在低空中自在地飞翔;听那河水低声地诉说着依恋,听那水鸟欢快地互致问候。

初冬之夜(2007-06-18 18:02)

在这静静的初冬之夜

喧闹了一天的世界渐渐走向沉寂

除了残缺的枯叶在微寒的冬风中沙沙作响

一切都是这样

静静的,静静的

深邃而神秘的夜空中

几点昏暗而稀疏的星光

或许是由于经过亿万斯年的跋涉

穿越茫茫宇宙

而显得苍老无力

几声悠长而孤单的犬吠

从那遥远的黑夜中传来

又在这无边的黑夜消逝

朦胧的夜空中留下的

仍是沉寂

----近乎永恒的沉寂